“唉喲,好痛!”前天下午5點,重慶能源集團同華煤礦礦工李永中與同事結束了井下作業,正在往井口走時,突然“啪啦”一聲響,一團黑影重重地撞在他的臉上,疼得他忍不住大叫。1小時後,李永中從井下帶出一隻活蹦亂跳的鳥兒。這引起了工友們們的好奇,黑暗的井下怎麼會有小鳥?
  重慶晚報首席記者 郝瑤 實習生 冉冉 通訊員 向良忠 攝影報道
  黑影撞上他的臉
  昨日,40歲的李永中告訴重慶晚報記者,前天下午5點,他下班後正在往井口走,突然感覺到有一個東西迎面撲來,狠狠撞在他臉上。“礦井是蜿蜒而下的,那個位置離地面垂直高度約是250米,離井口的距離大約是3000米。”李永中說。
  走在後面的工友們聽見他叫,立即趕過來,問怎麼回事。李永中告訴工友:“有個東西撞到我臉上,我估計是鳥。”
  “你估計是累了哦。”50歲的方平告訴記者,自己當時並不信,因為他從事井下作業30餘年,從沒聽說井下有鳥飛入的情況。“井下黑,也沒有鳥類需要的食物,鳥是不可能來井下的。”方平推斷。
  “大家想想,如果撞在我臉上的真是鳥,我們不幫它出井,它說不定就會死在井下了。”李永中說。“我們常說生命第一,不可能見死不救。”方平招呼大家趕緊把礦燈集中起來,一起尋找。
  “真的是一隻鳥!”幾分鐘後,李永中在一根管道上發現了目標。小鳥看見人有些害怕,立即向巷道深處飛去。
  為救它忙活1小時
  “井下怎麼會有小鳥呢?”礦工們分析,有可能是小鳥在覓食的過程中誤入了井下,越飛越深,由於井下沒有光亮,小鳥徹底迷失方向,飛不出去了。
  “也是一條命,它估計是飛不出去了,我們不能讓死。”李永中的提議得到了一致贊同,工友們商量後決定,把小鳥往井口趕。
  “哪知道,井口有風往裡灌,小鳥不願迎風飛。隨便大家怎麼趕,它不是往井下深處飛,就是往其它岔巷飛。”李永中說,追了半小時,小鳥卻離井口越來越遠。
  “這不是個辦法,先把它逮住再說。”李永中再次提議。於是,礦工們開始圍捕行動。但井下光線不好,材料堆碼又多,小鳥一會兒停在高處的管道上,一會兒又鑽進材料堆不見了蹤影。
  大約又過了半小時,小鳥也飛累了,李永中找來一個籮筐,趁小鳥停在地面鋼軌上歇氣時,一下子罩住了它。
  護它出洞手被啄傷
  李永中說,他把小鳥捉出來看:黑白相間的羽毛、成年人拳頭大小,在當地大家叫它水鴉鵲。
  為了不傷害小鳥,李永中用雙手輕輕把它捧住。“那隻鳥不領情,一個勁地啄老李的手。”方平說:“我看到,老李的手都被啄開皮了。”
  10多分鐘後,李永中終於來到井口將小鳥放飛。剛過下午6點,夜色未至,井外一片光明。
  由於大家下班遲遲未出來,李永中的妻子擔心丈夫,早早地在井口等候著。見丈夫救出一隻小鳥,妻子的心放下了,直誇丈夫做了一件好事。
  “鳥也是一條生命,救了它,我很高興。”李永中說:“救了一條命,耽誤的1小時很值得!”
  沒人幫助
  小鳥幾乎
  不可能生還
  “從鳥的外形上看,它有可能是鵲鴝或者白鴝鴒。”我市鳥類專家、重慶自然博物館研究員鄧合黎說,鳥兒為覓食誤入井下的可能性是存在的,比如有可能跟著人類進去。在黑暗的250米地下,鳥兒自主逃到地面的可能性幾乎為零。
  “鳥類中,除貓頭鷹具有精準的夜視能力,其他鳥類在夜晚幾乎什麼也看不到。”鄧合黎說,井下沒有光亮,鳥兒無法靠雙眼找到求生的通道,“當這隻鳥看到礦工頭上的礦燈時,它往礦工的臉上撞去,原因就是它把光亮處誤認為是逃離黑暗的通道。”  (原標題:地下250米“啪啦”一隻飛鳥撞到臉上……)
創作者介紹

coffee

ar06arxj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